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结婚半年 男方提离婚并想要回彩礼 法院判女方返还3万元
2019年07月03日 09:44:19  作者:谢盛梅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结婚不到半年,裴某就和妻子古某闹起了离婚。离婚后,裴某想要回彩礼钱,却被古某及其父母断然拒绝。于是,裴某将古某及其父母告到法院,要求返还彩礼。经过审理,法院判决古某及家人返还彩礼3万元。

  案由

  男方提离婚 并想要回彩礼
 
  2018年2月,30岁的安徽人裴某经人介绍认识了蒙自姑娘古某,通过微信聊天,两人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同年4月,两人一起在蒙自同居生活。
 
  2018年6月10日至12日,裴某分别通过微信转账和现金支付的方式向古某的父亲古某某、母亲熊某支付彩礼11.6万元,表示想和古某结婚。
 
  在征得古某父母的同意后,裴某带着古某回到老家安徽,离开时,古某的父母古某某、熊某返还了3万元给裴某。回到安徽后,裴某和古某在当地民政部门登记结婚。婚后,双方在安徽一起生活。
 
  2018年6月24日,古某离家出走。同年9月,裴某将古某送回蒙自。2018年9月5日,裴某以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为由,起诉至蒙自市人民法院,要求与古某离婚;并表示支付彩礼给其生活造成一定困难,请求法院判令古某及其父母共同返还彩礼8.6万元。
 
  古某同意离婚,但其与父母均表示,裴某说的不符合事实,其支付的钱是自愿给的,自己及家人并未索要,不是彩礼。
 
  古某认为,裴某付钱款的目的,是为古某办理婚事、办理结婚登记材料和迁转古某户口到裴某处所支付的费用,剩余款项已返还裴某。
 
  古某及家人表示,为办理古某与裴某的婚事,家里花费高达9.81万元;古某与裴某已结婚并共同生活,且裴某家庭经济情况较好,非贫困户,并未因支付该款出现生活困难的情形;加之两人离婚是裴某悔婚,给古某及家人造成了损失,裴某无权要求古家人返还其支付的款项,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判决

  女方返还男方3万元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裴某与被告古某认识时间较短即登记结婚,婚姻基础较差;婚后双方未能建立起夫妻感情,未满半年即离婚,结婚时间较短。
 
  婚前,原告按照农村习俗给付被告古某父母彩礼11.6万元,后被告古某父母虽返还了原告3万元,并为操办原告和被告的婚事使用了部分礼金。但因该彩礼数额较大,原告为支付彩礼给自己及家人的生活带来了一定困难。
 
  综合双方结婚时间、离婚原因、原告家庭经济状况等因素,法院认为三被告应将收取的彩礼予以部分返还。法院判决由被告古某、古某某、熊某一次性返还原告裴某3万元。
 
  释法

  请求返还彩礼须符合条件
 
  云南刘胡乐律师事务所律师蒙彦钧表示,彩礼是中国婚嫁习俗之一,又称订亲财礼、聘礼、聘财等。恋爱中,男方给予女方彩礼,目的是为了缔结婚姻,若最终未能缔结婚姻或缔结后又因矛盾纠纷导致婚姻关系无法持续的,彩礼的处置就成了男女双方关注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如果查明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未共同生活,婚前给付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当事人请求返还彩礼,法院应予以支持。适用前两项规定,应以双方离婚为条件。
 
  该案中,裴某与古某结婚前向女方给付了彩礼,并因给付彩礼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生活困难,双方亦同意离婚,因此原告裴某要求返还彩礼的诉讼请求符合上诉司法解释的规定。
 
  本报记者 谢盛梅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

首存8元送18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