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州市 >> 怒江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九旬抗战老兵裴海清:"我想回家"
2019年07月07日 20:15:31  作者:查小高  刘娜  龙彦  罗金合  包秀芬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本报记者  查小高 刘娜 龙彦 罗金合 包秀芬

  怒江被称之为东方大峡谷,六月怒江异常闷热,裴海清像往常一样,依然习惯每天到离家不远的江边走走。尽管已经九十七岁高龄的他腿脚已经不太灵便,但遥望着曾经驻守过的渡口,面对着滚滚奔流的江水,他常常若有所思……

  裴海清,一九二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出生于四川省双流县, 一九三七年入伍到川军一二二师,参加过台儿庄、武汉、广州、长沙、滇西战役。一九四五年从中国远征军预备二师退伍,落籍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六库镇新寨村丙舍村民小组。

  裴海清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已是高龄的他,对过去的很多事情已经记不清楚。但在他的心里,一直藏着一个心愿——想回家看看!从怒江泸水到成都双流有一千二百多公里的路程,他盼了三十多年。

  兵印象

   近日,为了给老兵完成心愿,云南政协报社联合怒江州政协和泸水市政协一起到老兵家探访,希望能助他完成回家的愿望。近年来,怒江的变化日新月异,美丽公路建设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车子从怒江州府所在地到裴海清的家泸水市六库镇新寨村丙舍村民小组,也就20分钟左右的车程。但顺着大路旁边的一条小路,穿过布满杂草的小径,走了近10分钟才找到他的家。走进院门,裴海清静静地坐在屋前的椅子上。“听说你们要来,他今天一早就换好衣服等着你们,赶紧进来坐!”他的儿媳妇左李会热情地向我们打招呼。
 
  “裴爷爷,您好,我们来看您了!”听到大家跟他打招呼,裴海清佝偻着腰,慢慢站起来,和大家一一握手,脸上露出孩童般的微笑。“可能是回归儿童心理,现在他喜欢在家里换衣服,一天换好几套,今天你们来,他专门挑了他喜欢的衣服。”他的孙子裴习江一边去搀扶他,一边说,言语里透出对爷爷的关爱和心疼。
 
  和裴海清的聊天稍显困难,年纪大了,听力不好。同时,记忆力的衰退,犹如橡皮擦一般将他大半生的记忆都擦掉了。所幸的是,他的故事,在他年轻的时候曾经跟家人讲过。否则,我们将难以探寻他的过往。
  
  退伍之后又入伍
 
  14岁离家去参军。“以前爸爸时常跟他的儿子说他的故事,我也只是听我家老公说过,可是现在他的儿子已经去世好多年了。”左李会说。从她的讲述中,裴海清的人生轨迹逐渐清晰起来。
 
  “听说爸爸上小学的时候,他的妈妈就病逝了,家里顿时陷入了困境。他小学毕业后,跟随父亲学手艺。”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按照当时的兵役规定,两丁抽一,他家两兄弟要有一个当兵。那年,裴海清的哥哥年满18岁,已经在征兵名单中,但刚娶了媳妇。保长带人到家里抓丁,急得他哥嫂在屋里哭,父亲蹲在门边愁眉不展。看着满院子保丁,裴海清安慰父亲不要急,他说服了保长,顶替了哥哥。裴海清的父亲不舍又无奈,只能发出一声声叹息。裴海清就是在父亲的叹息声中告别家人走上战场的。
 
  出川抗战的第一仗,裴海清就参加了台儿庄战役,仗打得很惨,师长也阵亡了。在撤退途中,裴海清被中央军收编,师长看他机灵,又知道他读过小学,就让他当师长的通信兵。跟着师长从北到南,一个战场转到又一个战场,经历了无数次大小战斗。在广州战场上,裴海清还救过师长。在一次闲聊中,裴海清告诉师长,自己想念父亲,常常想起离家时父亲的样子。长沙战役结束后,师长说对他说,“你服役期满了,可以退伍,我让人给你办了退伍手续。”还说,“回去好好学手艺,以后成家好好过日子。”
 
  能回家见父亲,裴海清归心似箭,走了几个月,终于回到了成都。裴海清父亲见到儿子回来十分高兴。但是家人团聚的喜悦,很快就让裴海清住在哪里的忧愁驱散,因为家里没有多余的屋子给裴海清居住。家中的窘境也让裴海清心情随之低落,他烦躁地走出家门。看到国民党某军36师在街上招兵,裴海清想自己还是去当兵吃粮。儿子好容易从战场上捡了条命回来,裴海清的父亲舍不得再让他走,劝说他留下来,可裴海清去意已决,拿上行李又一次告别家人,跟着部队坐车到了云南。当时36师的任务是驻云南留守防御。裴海清在大理参加新兵训练一个多月后,随补充团到了云龙漕涧。
 
   1942年初,中国远征军出国与英国驻缅甸军队共同防御日军。云南留守旅派一个连驻守泸水县沿江各渡口,每个渡口一个班。由于缅甸防御失败,日军直逼怒江西岸。远征军纷纷从泸水县内的各渡口回内地休整。一支日军小队追随200师到六库攀枝花渡口,企图夺取渡口。渡口守军在六库当地群众的协助下阻击日军。那天,36师补充团到达漕涧已是下午,但由于六库战况紧急,刚下车就往六库赶,接防怒江渡口。第二天,裴海清所在连队就驻守在六库攀枝花渡口。六库攀枝花渡口设置于明朝,渡怒江西出马面关和片马至缅甸、印度;东入云龙、保山、兰坪至内地。当时渡口设置接待站,有3条大船,夏季江水覆盖沙滩,水势凶猛。预备二师有部队在腾冲和日军激战,后续部队也源源不断过怒江,后勤补给都从攀枝花渡口通过。裴海清水性好,紧急情况下都是他过江接送情报和伤员。
 
  当时的泸水人烟稀少,物资匮乏,地处抗战前沿,兵比民多。除驻守部队外,还要接待不断进进出出的部队。部队生活有粮无菜,非常艰苦。相比之下,当地老百姓的生活更苦。怒江里鱼很多,裴海清到渡口后就组织人撒网、钓鱼,又加强了沿江的防御。这以后,每天各营连都派人到怒江边打鱼,改善了士兵们的生活。
 
  1943年5月,预备二师换防泸水渡口,36师要去腾北。六库土司段承经建议把裴海清留下。团长把裴海清叫到团部说,“我们团要进入野山打游击,段土司和预备二师要求你留下,你对渡口熟,我也放心,提升你为尉官干事。”几个月后,团长他们回来了,但大半战友牺牲了,连副团长也为国殉职。战友们把副团长抬回来,埋在六库北面的山坡上。预备二师接守泸水防务,裴海清所在的四团团部驻在六库土司衙门。不忙的时候,裴海清就到怒江里捕鱼。裴海清多次申请下连队。1943年底,团长任命他为丙舍坝渡口排排长。到丙舍坝渡口后,他提醒战士们,过江作战命令随时会下达,与日本鬼子拼杀要看真本事,要求战士们认真训练,并让战士训练瞄准,拼刺刀,摔跤等战术要领。
  
  救助飞虎队飞行员
 
  裴海清水性好,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我小的时候,爷爷可以通游怒江,在我们这里,可以说无人能比。”裴习江说。
 
  2017年8月10日,中美两国学者与滇西抗战中营救盟军坠机飞行员的亲临者见证者进行座谈,并到泸水看望裴海清。当时,裴海清讲述了1943年10月救助美军飞行员的情况。美国“二战”学者丹尼尔·杰克逊,南佛罗里达大学孔子学院院长史昆先生向裴海清赠送了“十四航空队徽章”和当时坠落飞机的样图。丹尼尔·杰克逊拉着老人的手深情地说:你救助过的“二战”时期的美国飞行员叫FRANCIS FORBES,救助时间是1943年10月17日,他是美国十四航空队449中队的少尉飞行员,他们的家人十分感谢您和中国人民,祝愿您长寿。
 
  那两件珍贵的礼物,裴海清都好好地珍藏着。当我们提出能否看一下时,他从柜子里小心翼翼地拿出来,并不停地抚摸着那枚徽章,嘴里还念着:“飞虎队!飞虎队!”
 
  时间退回到1943年10月,一架飞机飞到丙舍坝渡口上空,在上空转了一圈,降落在渡口沙滩上。裴海清还依稀记得,那天沙滩上人比较多,有小孩老人围观战士们训练。当时裴海清在拉网捕鱼,看到飞机降落在沙滩上滑行,忽然前轮轴断裂,接着飞机就在沙滩上翻滚。他丢下渔网赶紧跑到飞机边,看到飞行小组人员全部头朝下倒困在飞机里,惊魂未定。裴海清用力拉开机舱门,把四名机组人员抱出机舱,叫卫生员检查飞行员的伤情。飞机来得突然,大家都傻眼了,原地呆呆地看着,听到裴海清的叫声,才如梦初醒,除了哨兵,所有的人都跑向飞机。卫生员给飞行员处理完伤口,报告裴海清飞行驾驶员脚受伤,其他三名飞行员都是头部擦破一点皮,没有大碍。四名机组人员坐在沙滩上,休息了一会缓过神来,开始相互交流。
 
   当时,渡口的守军除了特殊情况,很少有人穿军装,和当地人一样穿短裤,赤脚光膀子,军民难分。飞机报务员走到裴海清面前问:“你是这里的长官吗?”报务员向裴海清介绍了机组成员,又把裴海清介绍给飞行小组。报务员是中国人,两人交流起来方便。报务员告诉裴海清,他们是中美联军航空队保山护航分队099号机组。当天执行完巡航任务,返回保山基地的途中,接到基地转发来航空司令部的命令,请他们机组寻找前不久坠落六库的美军运输机飞行员,并营救送回基地。按照资料显示,运输机坠落的方位就是六库东北部山上。那天,099号飞机沿怒江南飞,油压表报警,飞机没油了,看到丙舍坝渡口沙滩较大,机组人员决定把飞机降落在沙滩上,找当地人打听美军运输机飞行员的情况。裴海清告诉报务员,老百姓救美军飞行员的事,他也只是听说,具体情况不了解,让报务员去找六库土司。报务员又请裴海清组织人把飞机翻过来。裴海清认为飞机前轮轴都断了,不能再飞起来了。建议报务员赶快向基地报告,请示处理办法。报务员把裴海清的话翻译给机组其他人员,机组人员商量了一会,让报务员向基地报告。基地回复,一是撤卸099号飞机送到保山,二是继续营救美军运输机飞行员回基地。三是给他们空投生活物资和撤卸工具。报务员把基地的决定告诉099机组人员和裴海清,请裴海清协助。
 
  裴海清把机组人员分成两组,报务员和副驾驶由向导带路去找六库土司和泸水设治局了解情况,并接运输机机组人员回基地;机械师和驾驶员留在渡口,裴海清协助机械师撤卸飞机部件,撤卸完后组织民夫背到保山。099号机组人员认为裴海清的方案不错,就把方案报告给基地。不一会,保山基地就送来救援物资和撤卸工具。裴海清把099号机组人员安排在自卫队长家里居住。第二天早上,送走报务员、副驾驶和向导后,裴海清就与机械师一起到渡口撤卸飞机部件,还安排了几名战士参加撤卸工作。撤卸工作在技师的指挥下进行得十分顺利。一个星期后,099号飞机被裴海清带人全部分解,技师和飞行驾驶员向裴海清竖起了大拇指。
 
 
  特写故事一:寻亲归家路漫漫
 
  1944年,怒江大反攻开始,泸水渡口守军全部到腾冲参战。裴海清和战友在战场上英勇杀敌,一直打到德宏与中国驻印军会合。滇西战役结束后,让老兵们退伍,裴海清就在泸水娶妻生子定居下来,并一直在泸水丙舍坝村生活至今。
 
  “前些年,因为没有钱,他(裴海清)也从来没有回过家。”左李会说。抗战胜利后,裴海清曾不断往四川寄信与家人联系。“我想我的家人,特别是我的爸爸!”裴海清经常说,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时常想起离家时父亲那挥之不去不舍又无奈的身影。但是,他给老家寄去的无数封家书,最终都被退回。
 
  1983年,几个儿女凑了3000块钱让他回了一趟成都,但依然没有打听到家人的下落。后来,龙越慈善基金会会长孙春龙得知裴海清在寻找失散70多年的四川家人,就在网上发起了为抗战老兵裴海清寻亲志愿者活动,很快就帮助裴海清找到四川的家人。2017年,四川家人赶到六库和裴海清相认团聚,共度中秋佳节。如今,97岁高龄的裴海清更加思念家乡,他内疚没能在父亲身边尽孝,没有为父亲养老送终。多年来,他的愿望就是带上孩子回四川老家看看,了却心愿。
 
   “爸爸说过好多次想回家了,但是我们考虑到他的身体情况,加之经济条件也不允许,所以这个愿望一直没能实现。”裴海清的儿子去世后,左李会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一直像亲生女儿一样照顾着裴海清。“他的脾气大呢,但是对家人很好,我们也希望在他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回家看看。”
 
  “爷爷,你想不想回家?”“想哦,想了好多年了。”他欲言又止并低下了头,仿佛心里在想着什么。”左李会说,前年,四川的家人来泸水看望了裴海清,当时他很激动。我们怕他回到四川,认不得家会难过,看到家人,他肯定会高兴的。
 
  采访结束后,裴海清说想去江边走走。于是,大家一起搀扶着他,慢慢走向江边。在怒江边,他佝偻着身体,眼睛循着江水望向远方。我们想,此刻,他是在想家吧!
 
  特写故事二:“我想回家”
 
  接起电话,裴海清用川音说:“我想回家。”
 
  中午时分,我们与裴海清在成都的家人联系上,通过微信视频电话,裴海清和他的弟弟及家人打招呼。
 
   “哥哥,你啥时候回来嘛,我们等你回来,到处走走看看,一起摆龙门阵。”电话那头,裴海清的弟弟热情地和裴海清打招呼,并不停地邀请裴海清回家看看。电话这头,裴海清显得有些激动,断断续续地用四川话吐出几个字:“你们等我哈,我要回成都来看你们!”
 
  在场的媒体记录下了这一刻,希望裴海清老兵能圆回家梦!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

首存8元送18彩金